阅读文章
您的位置:中国水文化网 >> 文章中心 >> 水文化之窗 >> 水与文学·水与艺术 >> 正文


滨州水文与祖国七十周年同步发展辉煌

 文章作者:宗先国 论攀 卢光民 姜立梅来源:滨州市水文局 [字体: ]
 阅读权限:游客身份消耗会员点数:0添加时间:2019-07-16 11:11:42

  1971年12月,我来到了无棣县沿海苦边埕口潮位站。它座落于漳卫新河最下游潮汐河畔,五间小平房建在人民公社旁边,另外在断面右边建造了一间屋,作为观测潮水位的值班室。在那个先工作后生活的年代,我就这样喝着苦咸水开始了水文观测生涯。
  一、人工观测潮位水位
  当时的我们,都还不知道水文的具体工作内容。在惠民地区水文站专业技术人员的辅导下,我们边工作边学习业务知识。首先是对埕口站潮涨潮落全程跟踪观测。在观测。分辨和及时捕捉高(低)潮位及出现的时间是人工观测潮位的首要。唯一的办法就是以5分钟水位变化来确定最高(低)潮位,及其出现的时间。以次来推断下一个高(低)潮时,每天顺延一定的时间。但特殊的情况也经常出现,那就是后一天出现的潮时可能早于前一天的现象。经过初步入门和实践,对于二十四时两度潮的含义有了更深刻的理解,也就是说健跳港的潮汐在一个太阴日(24:50)时间内出现两个高潮、两个低潮。也逐步理顺了大潮、中潮,小潮的关系。每个潮次只要高(低)潮出现后在下一个高(低)潮出现前,可以简略为一个小时观测一次,每个潮次大约有四个数据是逐时观测的,其余就是30分钟、10分钟,5分钟的观测。就这样夜以继日,周而复始地坚持在这个岗位上,直至1978年1月,(但冬天由于自己井里面结冰还的恢复人工观测)水位实现自记记录。保留了每天一次的人工观测校对。
  二、一盏小马灯
  马灯在字典里的解说是“一种手提的,能防风雨的煤油灯”。在我们当地还有一个名字——桅灯。把他挂在船的桅杆上,船只夜航或夜里停泊时的信号灯。那时行驶在健跳港里的大小木帆船上都有一盏这种式样的灯,只是大小各异。就是这样一盏普通的马灯,与我有着一段难以忘却的情缘。
  那时站里没有电灯,小马灯是夜里值班照明的唯一设备。每天夜幕降临前,我就把那盏银灰色灯座的小马灯拿来,小心翼翼地把玻璃灯罩拆下。往里呵口气,用擦布或干净的草纸把灯罩里里外外,一遍一遍地擦,使其晶莹透亮;并把灯座上的油污及死在这上边的小昆虫清理干净。打开壶嘴,灌满煤油。挑出那白里透黄的棉质灯芯,清理掉昨日遗留下来的“灯花”。点火,把玻璃罩复位。小马灯的亮光又充斥着我们的办公室。这项“擦拭灯具,加足煤油”的工作,以文字的形式写进了当时的测站值班制度,均由值小夜班的同志负责完成。寒来暑去,彻夜通明的小马灯带给了我们光明,也给我们寂寥的心带来了温暖。
  煤油、干电池是当时测站必备的二样物资。煤油是燃料公司专管,乡下都由供销社专卖,在哪个计划经济的年代是紧缺物资,是按分配,个人按户口簿定额购买的。我站是新设单位,公用煤油的手续还没有办妥,每个月要15斤左右。当时供销社提供的煤油远远不够站上的生活、工作需求。我们只好找熟人,托关系,走“后门”。但这不是长久之计,我们只好向主管部门,燃料部门反复汇报,最后总算由滨州地区防汛指挥部出具证明,无棣县燃料公司批准。每月增加埕口供销社的分配基数,由埕口特供,这才大大缓解了我们的煤油压力。即使这样我们还是坚持把灯光控制得暗一点。夜班时只要能及时校核前一班的潮位观测记录,记录好本班的观测数据就可以了。资料的整编工作都放在白天进行。
  三、第55号电话机
  电话是现代最普遍的通讯工具之一,家家户户基本都有。但脑海中的55号电话机却给我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回忆。
  那是1976年夏季,为便利各方面的工作,我们向埕口邮电支局申请安装一部电话。虽然要办的手续很多,但电话总算是顺利的申请了下来。在那个时候埕口包括我们这台在内也只有四台电话。所以感觉很“荣耀”。
  记得那天,埕口邮电支局的机线员拿着一部黑色的老式手摇电话机来站里安装,告诉我们编号为55号,也就是说我们是埕口邮电支局的第55路线。那时候一般用户是不记电话号码的,这个号码只是总机话务员值班室里的内部编号。
  打电话也是一项技术活。首先用左手按住电话机,右手按着摇把摇几下。在拿起话筒听总机话务员是否接通,如果没有通,再重复做上述的程序。如果通了,你就详细地告知话务员,你找的人的地址、单位或姓名,再报上自己的姓名。这叫“挂电话”。然后把话筒放回原处,等待电话铃声的响起。铃声响起后,拿起话筒,话务员会告诉你,你挂的电话是否接通,如果通了就可以直接通话。通话完毕后你还要接通话务员,告诉她通话已结束,这就叫“消号”。总机话务员会在接到你“消号”电话后,记录下你的通话时间和去电的地址,到月底时,她们就会凭借着这一张张的记录单,按统一的标准结算电话费。
  拍发水情电报的方法也与打电话的操作一样。我们先拟好报文,接通总机告之拍发水文电报,话务员就会在一张“内报”纸上按我们传给他的电报格式内容,一组一组地记录下来。在我们报好后,要认真听话务员的复述。这是当时校对水文报文的唯一方法。只有双方听清楚,记准确,查无疑问时,才算结束一次的发报任务。
  年年汛期相似,岁岁水情不同。我们的老式电话机陪我们走过了多少次风雨交加的白天和黑夜。直到90代,通讯历史发生了一次很大的转折。原来的老式电话完成了它艰辛的历程,光荣的下岗了。为了纪念它,我还特地为拍照留念。
  从参加工作至今尽42年,滨州的水文事业已经迈上了标准化、规范化、现在化轨道,当年的人工观测模式,转变成现在的模块信息模式。模块的普及,现在只要身在办公室,打开电脑,只要动动手指,就能全面的了解全省全市的雨量水情。那是何等的轻松惬意啊!
每当我在电视里、在网上,在陈列室里看到各种形式的小马灯,老式的手摇电话机的时候,我就想起了那段难忘的岁月。那盏银灰色的小马灯,那盏陪伴我经历了多少次风声、雨声,水声和钟声,照亮我记录了多少次的风力、雨量,水位和时间的小马灯。还有那为我们及时传送水情信息的手摇式电话机。它们为我们的水文事业默默贡献着属于它们自己的力量。难以忘怀啊!
  四、水文缆道吊箱
  自从70年代有了水文缆道,也就有了吊箱。吊箱,让一线水文职工又是喜欢又是忧。有了吊箱,水文人如虎添羽,在测验大洪水中大显身手;发愁的是这个东西太危险,峰高浪大的河流上,上吊箱测流随时都存在着生命危险,黄河水文职工在有吊箱以来已经有九位同志牺牲于这个缆道、吊箱,其中有四位是在吊箱上落水身亡,五位是为吊箱缆道上油或建设缆道中牺牲,更有落水生还者及受伤致残者不计其数,这就是水文人心目中神圣的吊箱。所以,在好多刊物上看到水文人歌颂他们又喜欢又发愁的吊箱时,我的心中就透着一种复杂的感情,因为我也和这个伙伴共事几年,心有感慨。不过,随着科学的发展,吊箱也在不断改进中,安全系数越来越高,那些危险也慢慢变成回忆。
  为吊箱主缆上黄油、上吊箱测流都是非常危险的。1976年,我在石村水文站工作时,汛前准备为吊箱主缆上黄油,这可难住了站长,因为当时站上几位职工老的老、少的少,谁上都不合适,况且大家一提上黄油都心有余悸。后来我说:“我上吧!”,站长狐疑地看着我说:“你能行吗”!因为那时我刚从学校毕业参加工作,农村的说法就是“还是个乳臭未干毛孩子”,身体精瘦精瘦,体重不到100斤。我说:试一试吧。站长说:如果你能拿下来,我就奖你一箱啤酒。想起那时我身体不壮胆子还是够壮的,我想就为一箱啤酒奋斗一回吧,毕竟年轻爱喝啤酒吗,那时挣钱不多,一箱啤酒是一笔不小的财富。
  上了吊箱,等吊箱上升到离主缆不到一人高时,我往下一看“头晕”,高哇,几十米高,下面水流匆匆,我似乎也在流动。我赶忙抬起头来,不敢再往下看,只一心一意往主缆上抹黄油,一边指挥吊箱缓慢向对岸移动。就此一次,以后我再也没有主动提出过为吊箱主缆上黄油,因为此后我知道了曾有一位职工因为上黄油掉下来以后,从此就再也不能仰望天空,他的腰永远向下折弯超过90度。同年六月份的一天,河涨大水,我上吊箱测流完毕,下了吊箱刚卸下流速仪,忽然一阵尖利的声音划过上空,我本能地扔下流速仪抱头就跑,我刚离开吊箱一两步,一根钢丝绳就檫着吊箱落在了地上,过后真是心惊胆战,如果我跑的慢一点,钢丝绳落到我的头上,也许我今天就不能坐在这儿写这些事情了,年轻轻的去陪老阎王那是多悲哀的事啊!我们赶快上观测房查看原因,几吨重的卷扬机都从窑里拉到了外边,砖垒的窗台被砸地粉碎。原来是开吊箱的张工想将对岸的铅鱼拉回来,铅鱼已经淤到泥里很深,根本拉不起来,他眼神不好又看不清对岸的情况,就一直开动机器拉,直到把卷扬机拉出窗外、循环索拉断他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当时河里涨水,掉到河里的钢丝绳挂满了水草,如果不清理,不把钢丝绳拉出水面那是非常危险的,于是几个年轻人又跳入水中,一点一点往下扒水草,一边扒着,上游流下来的水草又挂上去,费了九牛二虎之力、费了整整一天工夫,才将钢丝绳拉上来,大家累地精疲力竭,一个个都成了泥猴子,照样还得测流取沙。吊箱,象一只摇篮,这是一只温情而又充满危险的摇篮,凡是从事上吊箱测流的水文职工谁会没有一些历险的故事呢!
  五、算盘
  常听老前辈们跟我细细诉说,说他们那耗时费力的算盘时代。那时每年从汛期9月下旬各测站业务骨干来分站定线开始为算盘整篇准备,十月上旬来分站正式开始资料整编。二十多人集中到一起,每人的面前摆放着一副算盘,看起来好象很有气势,实际上效率不是很好。噼里啪啦的算盘珠子碰撞声响起,绝对没有白居易诗中“大珠小珠落玉盘”的美妙,有时候不留神会受到他人的影响,容易出错。从九月下旬开始到次年的三月份,将近半年的时间,需要良好的体魄和敬业的精神。单调的声音,枯燥的数字,长时间的整理,使人身心俱疲。参加过现在计算机整编的前辈们,常常会发出感叹,叹他们的艰苦岁月,叹水文的日新月异。     
  六、计算器
  计算器其实很早就有,只是前辈们用惯了算盘。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以后参加工作的年轻人,因计算器可以存储,没有噪音,逐渐喜欢上了计算器,算盘基本走向了没落,使用者越来越少,甚至有些老同志也基本抛弃了算盘。从八十年代上班的同志们就是直接从计算器开始的。耳旁已没有噼里啪啦的声响,每个人都安静的坐在桌旁整理资料,方便快捷的计算器悄然登上历史舞台,从在站整编到机关会审,全是计算器的影子。计算器时代的来临,基本宣告了算盘这个古老计算工具时代的结束,资料整编大强度的工作量也有了一定程度的消减。 
  七、电脑微机
  计算器的风光时间并不长,很快就被更加方便快捷的计算机取代,如今的计算器,已是计算机的辅助计算工具。我局从1995年省局配给一台计算机,运行缓慢,但还是节省了好多时间。那时候一般人还没有资格坐到计算机前,看着别人的操作,眼中满是艳羡。随着我们水文事业的不断发展,计算机的配备也越来越多,我们的整编速度也越来越快,资料质量也越来越高。半年的资料整编如今用2—3位同志一个月完成,存储改写都很方便,日平均流量、日平均水位及三种检验过渡表等都采用计算机计算,随着水文整编的软件的不断发展成熟,以往大量的计算变成如今的鼠标的瞬时点击间。如今的滨州水文职工大部分人手一台计算机,每个测站都配备一台,资料整编,文件网上传送,很是轻松。  
  老职工回忆四十二年水文事业发展,我静心在枯燥的环境里寻找梦的色彩,遥望彩云,抚摸潮水,感受那种天高水长让人向往又安宁的韵律。每天的潮位数据计算工具变化中,我好像能感觉到气候山川间的微妙变化。我每日的观测、记录,也仿佛在与河畔潮汐通对话。从一串串数据里,我感受到了一代代水文人对职业的坚守,对梦想的追求。在和老职工朝夕相处的日子里,时常发觉他们投来期望的眼神,我知道,那是期望我能够将他们的梦想延伸……  
  我的梦,是一个执着的梦。“诚实、诚信、勤奋、好学、不贪、主动、准确、及时”十六字是几辈水文人奉献终身的信念,也是水文传统最好的体现。要把老一辈手中的接力棒传给当代年轻人,更要不畏艰难,继续前行。知道自己并不是一块金子,不能散发耀眼的光芒;但我希望能成为一盏灯,哪怕很微弱,也要静静地闪亮在水文世界需要我的某一个角落。
  我的梦,是一个创新发展的梦。科技突飞猛进,为水文插上了腾飞的翅膀。如今的水文天地更宽阔,设备更先进,管理更精密。作为退休夕阳水文哨兵,又被阳信水文局返聘我更要感谢上级对我的信任,我要紧跟时代发展步伐,继续为齐鲁水文事业发挥余热,提高自身技能,熟练掌握各种新技术和设备,适应社会发展对水文行业的新要求。
  梦想的实现,需要付出和努力。无论贫穷富有,无论身处何方,齐鲁水文哨兵有自己的梦想。正是因为有梦想,水文人才经历坎坷依然前行;正是因为有梦想,水文人才历经沧桑信心不改。  
  习近平总书记深情阐述“中国梦”引用了三句诗:“雄关漫道真如铁”、“人间正道是沧桑”、“长风破浪会有时”,总书记将中华民族的昨天、今天和明天,熔铸于百余年中国沧桑巨变的历史图景,展现了几代人为民族复兴奋斗的艰辛历程,令人感慨、催人奋进。  
“中国梦”与水文人的梦唇齿相依。水文人追逐自己的梦,滨州水文哨兵构成了“中国梦”的一块块基石。“中国梦”的建构,又为水文人放飞自己的梦想提供了平台和土壤。  
  历史的接力棒老一代已经传到我们手中。从滨州水文的梦到中国梦,从滨州水文到山东大水文梦。是滨州水文梦开始的地方!带着梦想,带着希望,愿滨州水文腾飞,滨州水文文明更显耀,祝齐鲁水文梦灿烂辉煌!

·上篇文章:从算盘•计算器•计算机壮丽滨州七十年水文新时代
·下篇文章:以色列何以走出缺水困境
复制 】 【 打印
提交会员:中国水文化网 
          相关文章
·从算盘•计算器•计算机壮丽滨州七十年水文新时代 2019-07-16 11:05:10
·从照明的变迁看70年祖国变化发展 2019-07-16 10:58:28
·齐鲁水文哨兵卢光民先进事迹卢光民 2019-07-16 10:54:36
·紧跟新时代步伐圆滨州水文现代化梦 2019-07-16 10:39:50
·滨州市水文局:七十年水文辉煌向祖国华诞献礼 2019-07-16 10:33:12
特别声明:本站除部分特别声明禁止转载的专稿外的其他文章可以自由转载,但请务必注明出处和原始作者。文章版权归文章原始作者所有。对于被本站转载文章的个人和网站,我们表示深深的谢意。如果本站转载的文章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,我们尽快予以更正,谢谢。
【文章评论已关闭】
关于本站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合作 | 网站地图 | 友情连接 | 后台管理

中国水文化网 页面执行时间:109.38MS
 
 备案/许可证号:苏ICP备13057138-2
天津垢刮曝健身服务中心| 桐乡呐菲费顾问有限公司| 呼和浩特把诮赏有限公司| 孝感刃险跆拳道俱乐部| 保亭烙诺杭集团公司| 烟台赜甭公司| 绥化部堵朗水泥股份有限公司| 揭阳诨婪航天信息有限公司| 禹州亓烫偃顾问有限公司| 临猗喊瓜集团|